中文版   |   English |  設為首頁 | 加為收藏
搜索: 
首   頁 公司介紹 新聞動態 產品展示 工程案例 資料下載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客服QQ:381420355
熱線電話:020-34630036
公司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公司動態
剛需無限de超級禮品酒
發布日期:[2012-7-4] 點擊次數:[1371]

    “您這是送人吧?那就送點別的唄。”旁人問道。

  “領導客戶什么喜好的都有,送禮送不對可是會吃力不討好。但是,送茅臺永遠不會錯,就算他不喝酒,也可以轉送給他人,實在不行賣掉也行。”這位顧客說,“茅臺雖然貴,但越貴越難買越要送,因為這會讓領導和客戶覺得更有面子,也顯得你更有誠意。您看,這時候茅臺多貴多難買呀,但我還是給您拎來了。”

  人類已經無法阻止茅臺漲價了。隨著元旦春節的陸續到來,作為第一禮品酒,茅臺的價格也撒了酒瘋般地上漲。以最為暢銷的53度茅臺為例,其零售價已經在全國各地普遍沖破了2000元,這讓茅臺酒廠對其最高1099元零售限價成為了一個傳說。超級禮品酒:“剛需”無限

  加價也要買——人家要的不是“味兒”,而是“范兒”。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冰|北京報道

  經濟學原理中有個基本的“需求定律”,它是說:“價格與需求量呈反向變動關系,即價格上漲時,需求就會下降。”比如一種酒價格上漲了,購買的人自然就會減少。

  但也有例外,經濟學家們將有悖于這一定律的現象稱之為“吉芬現象”,即一種產品的價格上升,需求也隨之增加。現在,我們可以為之加上一個奇妙的例證:中國春節時候的茅臺和拉菲。

  “越貴越搶手”或許是一件很難理解的事情。“茅臺到底有多好喝”、“拉菲究竟是個什么味兒”顯然是無法提供解釋的。或許在中國,國酒茅臺和“洋茅臺”拉菲早已超越了其本質屬性,而是變成了極具象征意義的“超級禮品酒”。總之,對于送禮人和收禮人來說,重要的不是“味兒”,而是“范兒”。

  送茅臺永遠不會錯

  在北京西四環邊上一條并不起眼的街道上,不足200米范圍內就開著5家綜合性的煙酒店、一家“國酒茅臺”專賣店和一家“紅酒坊”。張為先經營的是其中一家規模較大的煙酒店。“這周圍都是政府機關和部隊大院,需求量大,所以每家生意都不錯。”他說。

  “老板,53度飛天要一箱,今兒能拿嗎?”剛剛進來的顧客和張為先熟絡地打著招呼。“有倒是有,但上次那個價恐怕不行了,整箱拿,最低2300。”張為先說。而在銷售柜的櫥窗里,53度飛天茅臺酒的價簽上則標著2380元。

  “行吧,酒沒問題就行。”顧客有些無奈,但也并不太在意。“年初也就一千八九,中秋漲了一次,過了元旦就小兩千五了。”他說。

  “1099?旁邊不就是一家茅臺專營店嘛,53度的飛天,它就從來沒有過貨。”張為先說。

  “如果茅臺200塊一瓶,而且和牛欄山一樣哪里都買得到,說不定銷量反而不如現在了。”張為先半開玩笑地說。

  全球拉菲中國買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國人開始從剛剛進入內地的香港電影中聽說拉菲這個名字:風流倜儻、多金豪氣的男主角輕描淡寫地對服務生說:“給我開一瓶拉菲,要82年的。”然后,所有的人都被震撼了。

  拉菲雖然算得上是法國頂級葡萄酒,但也僅僅是“之一”,遠遠算不得最好。但是,香港富人對它的鐘愛很快傳到了中國內地,上個世紀90年代,中國政商界最上層的圈子中已經開始流行喝拉菲,畢竟茅臺、五糧液(33.92,-0.75,-2.16%)再貴重,也終究是土產,喝拉菲就顯得國際范兒了。

  進入2000年以后,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能夠發音標準地說出“Lafite”這個法文單詞,而傳說中最好的1982年的“Lafite”更是幾乎成為了拜物教信徒們頂禮膜拜的圣物。拉菲已經不僅僅只是一種產自法國的葡萄酒,而是一種身份、地位和品位的象征,猶如茅臺一樣作為一個特定的符號存在。總之,沒有嘗過82年的拉菲是什么味兒,哪里能稱得上是成功人士?!

  與此同時,拉菲在中國市場的價格也隨著人們的熱情一路狂奔。過去十年,1982年的拉菲價格上漲的幅度接近1000%,其他年份的漲幅也至少在四五倍以上。

  “現在全世界的拉菲幾乎都被中國人和俄羅斯人買走了。”國內最專業的進口葡萄酒交易網站道喜紅酒網董事長兼CEO陸昂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國買家創造了拉菲今天的價格,比同級別的其他酒莊要高出兩倍還多。

  對于在中國市場出現的“拉菲崇拜”之風,很多真正懂得紅酒的人并不十分理解,“其實,拉菲的風味對于大多數中國人來說是比較難接受的,最重要的是,拉菲和大部分中餐的菜肴并不配合,往往是兩敗俱傷。”一位職業品酒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但是,1982年的拉菲頭上頂著的“國王用酒”、“評酒大師給出100分”的光環,對中國的富豪新貴和官僚階層有著致命而準確的殺傷力,這似乎與茅臺如出一轍。最頂尖的政商精英作為意見領袖喜愛的東西往往會被迅速地、自上而上地模仿和追逐。于是,也就有了“洋茅臺”拉菲的中國奇跡。

  遍地“水貨”

  “跟您說實話,一瓶53度的飛天雖然賣兩千四五,但是我的利潤也就是一兩百塊,真不如賣其他酒賺錢,而且茅臺價值高,囤貨要占大量的現金。”張為先說,“最賺錢的肯定是茅臺酒廠;其次就是能直接拿到酒的大經銷商;再有就是賣假酒的了。”

  據記者了解,以53度飛天茅臺為例,目前的出廠價在619元/瓶左右,茅臺對于終端的限價為1099元,當然這個價格普通人基本買不到,真正的市場價最低也要在2000元以上。也就說是,出廠價和銷售價之間的這1400多元是被經銷商們層層分走了,你拿的是“一手貨”、“二手貨”還是“N手貨”就決定了你的利潤有多少。

  雖然茅臺酒廠一直對到底有多少酒是直接進入了特供、團購和協議單位而根本沒有流入市場諱莫如深,外界也有八成甚至九成的夸張猜測,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市場上茅臺的銷售量和實際的產量之間存在著巨大差距,也就是說,這中間的空缺都是由假酒來填充的。

  拉菲也是同樣的情形。和茅臺一樣,拉菲的產量由于其原料和工藝要求也非常有限。根據拉菲官網的公開信息,目前拉菲一年的產量在20萬瓶左右。由于其在全球實行配額銷售,通常是美洲、歐洲和亞洲各三成,王室訂單和其他地區總計一成,這意味著直接銷售到中國內地及香港的配額最多為4萬~5萬瓶。

  但是,根據媒體報道,僅東莞一家知名的五星酒店一年就可以賣出4萬瓶“拉菲”,整個廣東地區每年的“拉菲”消費量就已經接近20萬瓶。填平配額和消費量之間巨大差距的只能是“水貨”和假酒。

  “因為拉菲在中國價格高,又要的人多,很多人會走遍全球,把可以買到的拉菲都買回來,其他地區的配額也會以各種方式流到中國。”紅酒經銷商高先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當然,更多的是假貨,有人說90%是假的,可能有些夸張,但是假的肯定比真的多得多。”

  據高先生介紹,拉菲假酒也分為幾個檔次,最高級別的是用拉菲的真酒瓶灌裝和拉菲同產區其他葡萄酒,或者用便宜年份的拉菲灌裝到1982年的瓶子里。“這種假拉菲連大多數品酒師都未必喝得出,更別說一般的消費者,送人完全沒問題,高檔酒店里用的也很多。”高先生說。

  其次,就是用真酒瓶裝上長城干紅之類的,也算可以喝,有人請客會先開一兩瓶真的,然后在混兩瓶假的,喝多了也喝不出了。最差的就是假酒瓶假酒,徹徹底底的山寨酒。“即使是高仿的,成本也就20塊左右,大部分產自廣東。”高先生說,“不過,各種假酒也都有自己的消費群,專門要假酒的人大有人在,否則也不會幾乎形成產業鏈了。”

  超級禮品酒之紅酒

  No.1拉菲(Lafite)

  最早進入中國的法國頂級紅酒,營銷做得非常成功,因此認可度極高。但是由于被太多“土大款”作為炫富工具,而導致現在“喝酒開拉菲”常與“吃飯點龍蝦”一起被視為“四大傻”。

  No.2 柏翠堡(Pétrus)

  目前,柏翠堡無論從品質還是價格都凌駕于其他波爾多名酒,因此被稱為 “酒王之王”。和拉菲一樣,Pétrus在亞洲更受歡迎一些。隨著拉菲變成了大俗,柏翠堡的受歡迎程度在逐漸升高,是新貴們的新歡。

  No.3 羅曼尼?康帝(Romanee-Conti)

  大多數真正的紅酒達人會選擇這款“夢幻之酒”作為最愛,但如果以價格不菲的羅曼尼?康帝作為禮品,一定要確認所送之人是識貨的。

  超級禮品酒之國酒

  No.1 茅臺

  帶著政治底色的“國酒”,在中國人心中的獨特地位已很難被超越,但也因此而離大多數百姓遠了一些,大多用于政務禮品和商務活動。

  No.2 五糧液

  比茅臺更接地氣,更受老百姓的喜愛,親朋好友互相饋贈,五糧液要更多一些。

  No.3 劍南春、洋河、瀘州老窖(42.62,-0.68,-1.57%)……

  “茅五劍”一度被并列為中國的三大名酒,但可惜劍南春在營銷上,特別是高端禮品酒方面似乎遜色了一些。而洋河系、瀘州老窖系則在近幾年做得風生水起,特別是洋河,從銷售量上講已經是第三了。

  奢侈品:誰還送GUCCI?

  很多奢侈品店的一個潛規則是,大客戶在店里開一個私人賬戶,消費者只要說出代碼,就可將賬單記在大客戶的名下。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侯雋|北京、廣州報道

  外企客戶經理Ada手里拿著送禮名單,在新光天地各大奢侈品名店已經轉了3圈,先后遇到4個同事,大家相視一笑,繼續各自掃貨。世界奢侈品協會(微博)首席代表歐陽坤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人們選擇奢侈品不僅僅是價格高,品質好,而且它能成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尤其是作為禮品,奢侈品拿得出手,又有面子,表達了送禮人對對方的尊重、認同。”

  元旦去香港血拼的Jim就給自己詳細羅列了一個送禮單子:“公司VP(副總)級別的要買勞力士、卡地亞(微博)、歐米茄;經理級別的就買天梭(微博)、西鐵城。”他告訴記者,選擇奢侈品送禮是一件很需要動腦筋的事,并不是拿錢就可以搞定。要是買入門級的奢侈品很容易和其他人撞,只能在有限的二線品牌里選。

  “所以你看,外企經理級的員工,戴的表、穿的衣、拿的包,牌子就是那么一兩個,選擇余地太小了。”Jim無奈地說。

  “現在新品貨不全了,月初大部分新品就已經被客戶預訂,訂金10000元左右。”金融街(6.64,-0.16,-2.35%)購物中心(微博)某奢侈品品牌商品專柜銷售人員表示。據多家奢侈品專柜銷售人員透露,近兩年來,奢侈品在歲尾銷售黃金時段,銷量往往會迎來井噴。對此,多個奢侈品品牌商品的銷售人員明確表示,在售商品不會在歲尾打折季搞任何形式的讓利促銷活動,因為奢侈品“不愁賣”。而且單件3萬元左右的奢侈品最受青睞,購買客戶大多需要專柜開具正規的發票。

  記賬“密碼”

  某奢侈品牌箱包專柜銷售人員向記者透露,很多奢侈品斷貨的原因是被大客戶買斷了。比如一位客人圣誕前從該專柜一次性購買了12件新款箱包,主要用于企業年底公關,總價在36萬元左右。

  奢侈品店的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從目前的銷售情況看,這些能夠一擲千金的豪客們除了私營企業家、富二代和演藝界大腕,就是公關企業。

  “每年公司都會接到一些客戶的訂單,幫助他們在奢侈品名店訂購一定數量的禮品回饋大客戶,或者實物或者VIP卡可以直接消費。”一家公關公司的總監告訴記者。

  而奢侈品店也會幫助自己的大客戶,替他們保密。很多奢侈品店的一個潛規則是,大客戶在店里開一個私人賬戶,這個賬戶代碼在同品牌所有門店通用,消費者只要說出代碼,就可將賬單記在大客戶的名下。

  記者了解到,很多奢侈品店還有對超級客戶提供的特殊服務,比如印上姓名縮寫的高級定制或者特別色彩的限量版。而這些超級客戶們,至少要在奢侈品店消費達50萬元以上,才有資格提出上述要求。

  山西的一個私營老板每年都會在北京舉辦一個回饋客戶的私人宴,他所有的禮品都在北京購買,這樣更省事,比如這次一等獎的抽獎禮品為浪琴林白飛行表。“我一年差不多要花100多萬來送禮,或者實物或者禮品卡,銀行和奢侈品店、百貨商店都有匿名的饋贈卡,收卡人想買啥就買啥好了。”這位私企老板如是說。

  經過出國留洋洗禮的富二代們出手也非常闊綽,而且走的是高級定制的路線。“只要他們喜歡,不會去計較價格。”三里屯阿迪達斯店的一位導購告訴記者。

  相對于這些送禮的豪客,中國小白領們則被稱為“國際名牌的救星”。2011年圣誕期間,從紐約、倫敦、東京、香港,到悉尼、迪拜,奢侈品店里擠滿了黃皮膚的亞洲人。很多人出手闊綽,甚至論“打”來購物。

  據報道,中國顧客圣誕期間在英國的人均消費達到了1310英鎊(約合人民幣12906元),這一數字比2010年歲末增長了約26%。“青睞奢侈品的顧客在搶購打折品中繼續膜拜心中的最愛,而奢侈品禮品經濟也在其間不斷發酵。”英國《倫敦每日新聞》如是描寫。

  中產不愛送GUCCI

  時尚界有這樣一個說法廣為流傳:“當你不知道用什么來表達自己的時髦態度時,可以選擇LV,但當你不再需要表達自己的時髦態度時,可以選擇BV。”

  Ada一口氣買了5個BV的名片夾當禮物送給自己的女客戶們。“LV、GUCCI對我們外企而言已經成了街包,現在我們送禮給客戶,一般都是BV或者Celine。中產階層的消費更個性化,不希望自己購買的品牌和價值能一眼被人識別。”Ada解釋說。

  而以奢華著稱的香奈兒也是最受歡迎的禮品,尤其受到女性的青睞。2011年以來該品牌不斷漲價,漲得最高的達到40%。尤其是Chanel 2.55(價格從2萬多元飆升到4萬多元)和Classic等中國人尤其追捧的款式漲幅較大,被稱為“為中國人上漲”,北京到巴黎的專賣店總是在斷貨狀態。

  相比女性,男性用品才是送禮大戶。

  Coach中國區總裁兼首席執行官Jonathan Seliger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專訪時表示,中國奢侈品男性消費者的購買力遠遠超過女性,其中箱包作為主要的個人和商務禮品饋贈之選,將一直保持增勢。

  貝恩公司在發給《中國經濟周刊》的報告中也顯示,2011年腕表和箱包領跑市場增長。其中中檔價位(2.5萬~5萬元人民幣)腕表推動了腕表品類的強勢反彈,而“腕表種類中的卡地亞、浪琴、歐米茄、勞力士及帝舵為前五大品牌;箱包類中的香奈兒、古馳、愛馬仕、路易威登與普拉達分列前五,它們各占所在種類近五成的市場份額。”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一些國際大牌推出的小件,在中國的商務禮品市場很受歡迎,比如男裝品牌推出的袖扣、領帶、簽字筆、小型皮具等成為熱銷貨。

  金融圈最愛的奢侈品禮物

  Bottega Veneta寶緹嘉(微博)

  這個來自意大利的奢侈品牌沒有明顯logo,以低調奢華聞名,但是價位與愛馬仕和香奈爾比肩,號稱“三個站在奢侈品金字塔頂尖上的品牌”。

  Prada普拉達

  《穿Prada的女魔頭》把這個品牌宣傳得非常深入人心,該品牌除了布標上的PRADA大寫之外,幾乎沒有任何明顯的辨識記號,算是相當內斂。

  Celine瑟琳

  該品牌號稱最能展現職業女性的特質,以精致和時尚聞名,尤其是Celine Luggage(笑臉包)被稱為IT bag。

  政商購禮指南

  房產老板喜歡送金銀磚,官場喜歡送金銀幣,最隱晦的禮是“祖國山河一片紅”郵票,一轉手就是60萬。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姚冬琴|北京報道

  一位從事外交事務的人士給記者講了個故事,中國官員出訪國外,往往攜帶很多貴重禮品,尤其是當要連續訪問多個國家時,禮品托運常常會超重。而外國贈送給中國官員的禮品往往很簡單,上海開廣告發票一張明信片或者一些文具。

  中國人把“禮儀之邦”的特色發揮到極致,以至于外國人來到中國也要入鄉隨俗。

  北京鼎瀚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海寧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他的公司成立四年,主要經營收藏類禮品,接待了不少外國客戶。“前來購買禮品的外國人大多是使館工作人員與在華外商。他們喜歡景泰藍瓶子、漆線雕,以及《富春山居圖》、《清明上河圖》復制品等。這些復制品有宣紙版、黃金版、絲絹版的,有中國特色,外國人很喜歡。”張海寧介紹說。

  他還告訴記者,最受美國人歡迎的是美元連體鈔,有面額1美元、2美元的32連體版本。比如2美元的32連體版本,面額64美元,售價1000多元人民幣。

  “外國人送禮與中國人不同之處在于,外國人送禮不送特別貴重的,一般在一兩千元,表表心意。中國人就不同了,常常是買上萬元的禮品。”張海寧說。

  具體到中國送禮的不同人群,張海寧告訴記者,房地產老板喜歡買金銀磚、金銀條,出手就是四五萬元。“屬于傻有錢的那種禮品。別人也知道,送這樣的禮,雖然是工藝品,但實際上就等于送現金。”

Copyright @ 廣州庫博燈具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廣州市番禺區鐘一村高沙廠房3號 電話:020-34630036 傳真:020-34636163

點擊發消息
點擊發消息
點擊發消息